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正文

“A股絞肉機”華銳風電:5年虧損超百億 上市當天股價見頂

時間:2019-10-07 11:58來源: 作者: 點擊:
第二年,當天最高價就是其歷史最高價,因為人家是一陣一陣的,這兩家機構的董事長和法人代表都是尉文淵,全球第三,也讓華銳風電迅速成為了一家光環籠罩萬眾矚目的明星公司,立馬躋身

來源:市值風云 作者| 維尼熊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在競爭激烈的現代商業社會里,多少曾經叱咤風云的明星企業,轉瞬間即灰飛煙滅。其興也勃其亡也忽,興衰更替之迅捷,令人唏噓。

在A股數千家上市公司中,如果要用“大敗局”這三個字來形容其中一家公司的話,風云君認為,華銳風電(601558.SH)應該是再適合不過了。

華銳風電這家公司,自2006年成立之初,就受到了中國最頂級的資本支持,在短短數年之間,憑借創始人獨到的眼光、膽略和手腕,一路狂飆突進。它以雷霆萬鈞之勢,橫掃中國風力發電設備市場,迅速崛起為行業第一大龍頭,到2009年,它已經是中國第一全球第三的風機設備供應商。

2011年初,華銳風電裹挾著萬丈榮光,以王者之姿強勢登陸中國資本市場,融資94.59億,市值逼近千億,成為當年最轟動的IPO項目,造就了數十位億萬富豪。

再然后,劇情急轉直下。

上市當年,華銳風電營收腰斬,凈利潤如疾風驟雨般狂跌超過70%;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營收在2011年的基礎上再次腰斬,凈利潤虧損近6億。

其后更是虧得驚天地泣鬼神,最近五年累計虧損超過100億。

昔日風光無兩的王者,徹徹底底地淪為了一個落魄漢,讓人扼腕嘆息。

而其股價,就更有戲劇性了:上市當天即破發,當天最高價就是其歷史最高價,其近千億的市值一路狂瀉,一度跌破百億,成為A股最殘忍的“絞肉機”。

今天,風云君(ID:mvlegend)就跟大家聊聊華銳風電的故事。

一、一個巨頭的誕生

風能,是一種可再生的清潔能源,儲量大、分布廣,但它的能量密度低,并且不穩定,因為人家是一陣一陣的,所以這玩意的開發難度較大。

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和我國能源消耗的增長及政府對環境保護越來越重視,大力開發風能漸漸被提上日程。2006年1月,我國《可再生能源法》公布,其中風能被列為六種新能源之首。這是華銳風電成立的大背景。

早在2004年,大連重工機電成套設備有限公司的掌門人韓俊良,慧眼獨具,買下了德國富蘭德公司FL1500系列風機的生產許可證,成功搶占了國內風電市場的技術高地。

而在此時,一批嗅覺極其靈敏的資本大鱷,在國內尋找潛力十足的新能源項目,看中了大重成套這家公司及其掌門人韓俊良。

于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華銳風電創始人韓俊良(圖自網絡)

2006年2月,華銳風電成立,注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其中大重成套出資3000萬,占股30%,新能華起、方海生惠、東方現代、西藏新盟4家機構各出資1750萬元,各占股17.5%。

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西藏新盟和東方現代這兩家機構。

根據華銳風電的招股書,這兩家機構的董事長和法人代表都是尉文淵,這個名字老韭菜都熟悉,他是上交所的創立者之一,第一任總經理,是中國資本市場教父級別的大佬,西藏新盟就是他控制的一家投資機構。

東方現代背后還有另一個大佬,叫做闞治東,這個名字老韭菜也熟悉,他是申銀證券(現申萬宏源)的創始人之一,后創立深創投,是中國本土最負盛名的風投機構之一。

尉文淵、闞治東與管金生并稱為“上海灘證券三猛人”。

闞治東(圖自網絡)

兩大中國頂級的資本大佬參與設立華銳風電,可以說這家公司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當然,后來還有神秘的頂級機構進來,這里就不細說了。

大概從2005年開始,中國風電市場開始飛速發展。此時,國內的風力發電設備都是千瓦級的,國家開始鼓勵兆瓦級機型的研發,但沒有明確選擇1.2MW還是1.5MW。

當時的風電設備龍頭金風科技在兩者之間徘徊,最終選定了1.2MW這個機型。而華銳的掌門人韓俊良又是獨具慧眼,推出的第一款風機是1.5MW的機型,一上場就壓了金風科技一頭。

事實證明大功率的1.5MW風機更對五大電力集團的胃口,華銳開始在中國風電市場異軍突起。

隨著風電開發的浪潮風起云涌,國家對風電設備的國產化率提出更高要求,國產風電設備更受青睞,再加上各大電力集團對大功率機組的偏好,華銳風電火借風勢,頓成燎原之勢,在招標中屢屢勝出,狂攬眾多風電設備大單。

在兆瓦級風電市場搶占制高點后,華銳風電火力全開,采用低價戰略搶占市場,再加上其掌門人韓俊良頗具手腕,華銳在風電市場一路高歌猛進,所向披靡。

到2008年,華銳新增風電裝機容量1403MW,行業排名中國第一、全球第七;

2009年新增風電裝機容量3510MW,行業排名中國第一、全球第三。

短短三年時間,華銳迅速崛起為國內風電設備龍頭老大,全球新能源設備新貴,一時風頭無兩,鮮花掌聲軟妹幣紛至沓來。

風云君能追溯到的華銳風電最早的財務數據是2007年,我們就來看看華銳2007年至上市前的2010年的主要經營數據:

注:歸母凈利潤對應的是右邊次坐標

從上圖中我們可以看到,華銳風電的業績是一柱擎天:從2007年至2010年,其營收從25億猛增到203.25億,年復合增長率為101.11%;凈利潤從1.27億狂增到28.56億,年復合增長率高達182.32%。

這些牛逼閃閃金光燦燦的數據,也讓華銳風電迅速成為了一家光環籠罩萬眾矚目的明星公司。

二、“登基”大典

按照劇情的發展,華銳風電登陸資本市場,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公元2010年12月27日,由安信證券承銷的華銳風電在北京拉開路演序幕。

此時的華銳風電簡直就是一個神話,它被無數光環包裹得嚴嚴實實,接受著眾人的朝拜。路演一開始,華銳風電就被各大媒體頻頻報道,受到各大機構狂熱追捧,更是有磚家掐指一算,呦,這公司兩年內凈利潤要翻番啊。

在2010年1月上海的一場座無虛席的路演中,對著明晃晃的鎂光燈,華銳風電的話事人韓俊良榮光滿面信心十足,喊出了“華銳風電在2015年一定要實現全球第一”的小目標,眾人大受鼓舞,全場掌聲雷動。

此時的華銳風電就像一個炙手可熱的明星,春光滿面的站在臺上,看著下面黑壓壓的粉絲,傲嬌地喊著:“左邊的朋友,你們好嗎?!右邊的朋友,你們的尖叫聲在哪里?!樹上的朋友,嗨喂狗跳起來”。那場面,那家伙,那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

路演過后,超過60家機構給出報價,而拉高華銳風電發行價的最大功臣則是券商。


有關數據顯示,60家有效報價機構中,共有24家證券公司,平均報價90.44元,14家基金公司平均報價80.33元;

而將華銳風電發行價推至最高點的是長盛基金,長盛旗下4只基金報價均高于90元。

最后,華銳風電確定的發行價為90元人民幣每股,開創了中國主板市場的歷史記錄。在華銳之前,A股主板最高的發行價是中國神華創造的36.99元,而華銳一登場就甩了神華幾條街,可謂是霸氣十足。

2011年1月13日,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交易大廳里響起了上市鐘聲,華銳風電在萬眾矚目中“登基”了。這丫可不得了,光打新的資金就凍結了2500個億,據說中簽比中500萬的大獎都難。

隨著那一記鐘聲敲響,一批超級富豪也橫空出世:

尉文淵控股85%的西藏新盟,持有華銳風電約1億股,尉文淵的身價立刻沖到了80億;

闞治東控股32%的瑞華豐能,持有華銳風電3570萬股,身家也過10個億。

當然,最大的贏家是華銳風電董事長韓俊良,身價過百億,立馬躋身中國頂級富豪俱樂部。

另外,身價過億的還有30多位。

這哪里是風機啊,這特么分明就是印鈔機啊!

不過,水滿則溢月滿則虧,那一記上市的鐘聲,把華銳風電的聲望推到了歷史巔峰,隨之而來的,將是漫漫黑夜。

三、凜冬

華銳的敗局,首先表現在股價上。

面對近千億的瘋狂估值,冷靜之后的投資者,開始用腳投票。


上市第一天,華銳的股價開盤即破發,盤中最高價為88.8元(發行價90元),這個價格也是華銳風電的歷史最高價格,也就是說上市當天就是歷史大頂。

打新的機構和散戶悉數被套,對投資者來說,這無疑是被當頭潑了一盆冰涼的冷水。

不過,就像古龍的劍,更冷的,還在后面——因為此時,整個風電行業的大環境發生了急劇的變化。

首先,在經過數年飛速發展之后,我國的風電市場日漸趨于飽和,國家對風電市場發展政策的支持力度遠沒有預期的那般樂觀。2011年之后,包括風電在內的多種新能源投資皆陷入行業低谷。

其次,2011年,中國風電行業經歷了幾場大事故,由于風力發電設備電壓不穩造成脫網,并引發人員傷亡,這讓國家能源局對風電設備并網有了更嚴格監管,并收緊對于風力發電項目的審批。

最后,風電行業經過數年高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參與其中,期望分得一杯羹,所以市場的競爭已經是一個白熱化狀態。

在這幾大因素的夾擊之下,風電行業的基本面已經開始惡化。但是,面對寒潮的侵襲,華銳根本沒有做好過冬的準備。

1、首先,在戰略上,華銳的高層認為行業低迷只是一種短暫現象,堅信“扛過去就是春天”,所以并沒有選擇收縮戰線,以降低經營風險,而是堅持原來粗放型的增長策略,大肆擴張。

這一方面導致華銳的庫存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回款越來越困難,現金流極其緊張。這已經是其崩盤的前兆。

2、其次,在供應鏈中,華銳往往只注重與大客戶保持良好關系,對其供應商不夠重視。許多供貨商都對其故意拖壓貨款、刻意壓價等行為頗為不滿,雙方頻生睚眥。

3、再次,在高速擴張的過程中,華銳對產品質量的把控不夠嚴格。

華銳在2010年首批100萬千瓦海上風電特許權招標項目上中標60%,成為當之無愧的大贏家,但是另一面,在高壓催生下,供應商斯凱孚提供的軸承被證明設計存在缺陷,這一質量事件使其行業聲譽大大受損。

最后,隨著華銳公司規模的快速膨脹,其公司員工也急速擴充,高峰時達到四千多人,分散在全國兩百多個風電場。人員的高度分散,導致公司內部管理體系的散亂。

在內外雙重因素的沖擊之下,華銳兵敗如山倒,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潰敗,開始上演。

從2011年開始,華銳的各項財務指標開始惡化。

當年,其營收同比下跌48.66%,從2010年的203.25億下跌到104.36億;凈利潤從28.56億暴跌至7.76億,同比下跌72.84%。

2012年,情況繼續惡化,營收再次腰斬,從104.36億狂跌到40.18億,凈利潤從7.76億跌到-5.83億,首次陷入大額虧損。

隨著業績的惡化,華銳風電的股價也是一路狂瀉,上市之初其最高14.52元(后復權價格,下同),到2012年,最低跌到3.05元,下跌幅度近80%。成為A股名副其實的“絞肉機”。

當然,這還不是盡頭。

四、尉氏新政

面對公司業績的惡化和股價的狂跌,各路風投機構再也坐不住了。

2012年8月,在闞治東的支持下,上海灘資本大佬尉文淵應邀出山,他空降華銳接替韓俊良總裁的位置,擔任代理總裁。

尉文淵被各方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帶領華銳實現涅槃重生。

尉文淵一開始也是躊躇滿志,他在辦公室墻壁掛了兩塊匾,一塊上書“仁者無敵、鐵面革新”,另一塊上書“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其銳意改革之志,不言而喻。

尉文淵坐鎮華銳之后,從公司組織結構、成本控制、精細化管理、多元化經營等方面展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尉文淵(圖自網絡)


首先,在組織機構方面,他大幅度精簡、壓縮、合并部門,把華銳27個部門壓縮為9個部門,在管理體制上也做了調整。

他把部門大量權力下放,包括人權、財權、供應管理、日常生產等全都下放,意圖讓各個子公司獨立經營,自負盈虧。同時按區域設立大區公司,大區公司往往是生產基地、客服現場、物資管理的一個集散地,以此為分散的核心,代替北京總部。他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改變華銳以前管理散亂、各自為政的局面。

其次,財務出身的尉文淵非常重視成本的管控,從2012年底,尉文淵開始大規模裁員。

華銳員工總數由4000多人減少至1600多人,裁員規模接近60%。但是,他這種激進的措施,引發了中層尤其是普通一線員工的反彈。同時尉氏大幅削減公司各項費用,壓縮各種各樣無效、低效的資產配置。

如果說韓俊良把擴張發揮到了極致的話,尉文淵則把壓縮發揮到了極致,華銳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由于當時華銳的中高層多是韓俊良舊部,再加上尉氏的改革觸動了大批底層員工的利益,所以遭到激勵反彈。此時,公司的業績也不見好轉,當初支持尉氏改革的各路資本勢力,也開始不滿,紛紛臨陣倒戈。

2013年5月,在一次董事會上,尉氏的意見遭到絕大多數董事會成員的反對,尉氏當場手寫辭呈,宣布辭職。

為期8個月的尉氏新政,宣告失敗。

五、大潰敗

在尉氏新政失敗之后,華銳再無回天之力,一頭扎進了虧損的深淵。

2013年,其營收跌至36.62億,凈利潤暴虧34.46億,開創了歷史新紀錄。

為了更好的了解這家公司業績的演進情況,我們來總體看看其2007年至2016年的業績變動圖:

上圖可看到,在2007年至2010年,是其高速發展期,業績增長迅猛;而從2011起,其營收和凈利就像瀑布一下,飛流直下。

其中,2013年、2015年和2016年,是其虧損最為嚴重的三年,分別虧損34.46億、44.52億、30.99億,三年合計虧損109.98億。

而在2014年,華銳之所以能夠盈利,是因為當年進行了一次重大債務重組和出售應收賬款,獲得了13.58億的營業外收入,扣除非經常損益,當年虧損9.05億。

在2012至2016年這五年間,華銳風電累計虧損金額是115億。

除了像瀑布一樣暴跌的業績之外,還有像瀑布一樣壯觀的股價,下面來看看其股價走勢圖:

注:周線,后復權。

我們可以看到,華銳風電自2011年1月上市之后,股價一路狂跌,在2014年下半年牛市來臨之前,它的股價根本沒有一個像樣的反彈。

而在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那波大反彈,除了得益于當年債務重組及出生應收賬款扭虧之外,主要還是得益于當時轟轟烈烈的大牛市行情。

不過其后股價迅速打回原形,最低跌到1.36元(后復權),市值從接近千億到跌破百億。而這家公司的所有狼狽和不堪,在其K線走勢圖中,已經展現得淋漓盡致。

(責任編輯:admin)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RSS訂閱 TAG標簽

  • 關鍵詞導航:青島趣聞娛樂趣事科技奇聞

  • Copyright by 2017-2018 青島奇聞趣事網. All Rights Reserved .

  • 北京快3在线计划